水蓝

表情包/沙雕图选手,今天也在努力朝写手进发!
涣厨曦瑶曦吹
曦瑶曦是本命,但没什么洁癖,甚至还产双璧,杂食党
宋薛/聂瑶/聂蓝/曦澄(!!!)天雷
幸会w
封面是水蓝er给写的

#生贺#
#ooc预警#
#第一次写自戏强行当文发上来有点方#
#大约可以叫做糖#
#图来自某位记不得名字的太太#


“芥川前辈,生日快乐。”

身后是望不到边的黑暗,如罗生门般霸道吞噬着从窗口渗入的每一丝光亮,眼前只有一只半根手指长的小蜡烛摇摇晃晃地燃着,将绵密的奶油色映得有些昏黄。

“许个愿吧,芥川前辈。”

目标据点的火力远远低于预估,操纵着罗生门轻易刺穿眼前敌人的胸腔,惨叫声来不及爆出就被干脆利落地于喉间切断,新鲜粘稠的血液在死胡同里四射飞溅,蒸腾着的腥气下,口腔中涌上的咸锈味难得不显得那么突兀。

收回罗生门将双手从口袋中抽出拢紧风衣环顾四周,除了遍地横尸外再无他物的单调景色,紧紧蹙眉不知为何会被派来执行这般小儿科的任务,转头望向正抱臂斜靠于巷口的先生,脚尖调转方向朝那人方向快步走去。

身后忽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身体还未来得及反应罗生门已然张牙舞爪地在空着窜动着,猛得转过头只见一个衣着邋遢的中年人全身捆满炸药,眼中却爆发着救赎般光彩。

衣袖下暗暗攥紧双拳罗生门蓄势待发--报告中明明没有提到这个组织有隐蔽异能力者,那男人癫狂地笑了起来,计时器滴滴滴极快的响声在耳边苍蝇般环绕。

那是足以将任何一人化为灰烬的分量,且…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了。

忽然记起小时候,总在夏日祭的夜晚和妹妹一起爬上贫民窟的屋顶,远远望着城市里花火烂漫,如万千琉璃般于那深蓝色的幕布上碎裂开来,然后化作流星洒回大地,点亮了整片天空。

这样刹那的极致美好,总给人某些错觉,比如苹果糖,比如金鱼浴衣,比如…以为自己也是被流星祝福着的幸运儿。

那时和妹妹突然就相信俩人还会有无数个这样可爱至极的夜晚,可以静静凝望着漫天花火冲天而起再飘摇落下。

“你能给我什么?”

“我能赋予你生命的意义。”

在下是一条迷途的野犬,原本无惧死亡。

因为成了那人的走狗,于是有了不得不活下去的理由。

面前蒸腾起大片烟色的灰雾,硝酸挥发而出的刺鼻气体快速弥漫开来,不禁将眉头皱得更紧,半捂住唇呕出些许浊血。

一道半透明的光幕在阴冷小巷里隐约闪着,周围石块的坍塌声都仿佛隔着帘幕听雨不十分真切。脱力感猝不及防涌上,眼前事物有些扭曲模糊起来,身形虚虚一晃却还在强撑。

在巷子的那头,先生依然保持着单腿曲起的姿势靠在墙上,距离太远看不清表情,但先生的脸上此刻大约溢满着冷漠罢。

正如先生所说,在下是不配活着的弱者。

四周复又陷入寂静中,只有皮鞋踏在水泥地上的“哒,哒”声伴着空旷回音逐渐靠近。声音在身前停住,一只绑着绷带的手轻触在仍不敢松懈的屏障上,眼前微亮的流光霎时如泡泡破裂般看不见了。

如果耳朵被炸聋就好了,那样便无需面对先生此刻浓重的失望。

先生说:“芥川君还是这么没用呢,连这种程度的陷阱都看不出吗?”

先生说:“这样废物的芥川君,在真正的战场上半秒钟就会灰飞烟灭哦。”

先生还说:“不过芥川君今次倒不像莽夫般横冲直撞了。学会自保这一点,不至于叫我失望透顶。”

先生说…我没有让他失望透顶。

夏夜湿润的风蹭着脸颊轻柔地拂过去,啾啾蝉鸣和着树叶摩挲沙沙作响,而那远处花火盛放后洒下的流星,竟有一颗远远偏离轨道,向贫民窟飞过来。

双手曲起交叠成半弧形任由它落在掌心,十指交扣将那一小抹光亮留于指间。

我的先生,我的星,我活下去的理由,说我不至叫他失望透顶。

橘红的光焰仍微微晃着,在桌上投下莫测的影像。

“许个愿吧,芥川前辈。”

在下从不信有神灵的存在,但现在肖想之物,也许太过虚无飘渺,非得要神灵才能完成了。

“敬爱的神明啊,人子渴望着……能被那颗逃离了手心的光,再次眷顾。”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