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蓝

表情包/沙雕图选手,今天也在努力朝写手进发!
涣厨曦瑶吹
曦瑶本命不拆可逆,其他大都杂食
宋薛/聂瑶/聂蓝天雷
封面是水蓝er给写的

【太芥】风雪

#ooc预警#
#大概是个假短打#

狂风卷起干枯的落叶在天上打着旋儿,天空是污浊的灰蓝,目极之处云团纠结似扯不开的棉絮。
从前也和太宰先生在这样的天气过出任务,先生说:“雪真是很好的东西呢,可以把所有脏物都轻易地遮掩掉。”
当时想,雪能做到的不过是毫无用处的藏匿。如今却依赖着这样的藏匿来维生。
鞋底踩在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轻缓飘下来的雪已经积了薄薄一层,会留有清晰的脚印。
曾经被太宰先生踩过的那些雪花,后来又怎样了呢?大约是在压力的作用下被迫挤了成冰晶,或者附在太宰先生的鞋底下,在不知道哪处化成了水滴罢。
在下和那些白花花的物什何等相似,同样被以不容置疑的态度扭转了人生轨迹,同样与那强硬的改变者结下了绝无法抹去的羁绊,同样…被毫无愧疚轻轻松松地弃如敝履。
天气渐渐恶劣起来,说不清是风大了还是雪大了,时不时擦着奔过去的孩子和四周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都渐渐湮灭于无处。
定定立于街道正中央,将右手从并无甚温暖的风衣口袋里抽离,探入眼前空白的虚无中。
雪粒子毫无怜悯地砸在手上,冰冷的刺痛从一个个极小的点肆无忌惮地蔓延到整个身体。
愣怔在原地直到身体已感受不到手的存在,才将其抬起送到唇边,舌尖轻触手背的一滴尚且完整的雪花,感受着它在唇齿间与唾液融为一体。
在下和雪的不同,在于雪总是清楚接下来该做什么的,或者化成水流汇入江河湖海,或者蒸腾为云气有朝一日再以雨的面貌落回地面。
而没用的在下…常常不知道前面的路在哪里,又该如何走下去。
得到了太宰先生的赞赏后该怎样做?这是在下从来没有想过,如今却不得不认真思考的问题。
此刻的太宰先生在做什么呢?是与侦探社的各位嬉闹着,还是正对美女倾诉缱绻柔肠,再或者,假使有那么一丝可能性,也在注视着这场雪的下落?
想要和先生一起看雪这样的愿望,大概已经无法实现了罢。
在下这颗贪婪的心,只渴望着,方才咽下的,即将融于骨血的那物,太宰先生也曾于某个时刻,静静地凝望过它漫天飞舞的模样。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