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蓝

表情包/沙雕图选手,今天也在努力朝写手进发!
涣厨曦瑶曦吹
曦瑶曦是本命,但没什么洁癖,甚至还产双璧,杂食党
宋薛/聂瑶/聂蓝/曦澄(!!!)天雷
幸会w
封面是水蓝er给写的

【太芥】红豆汤(一)

#芥川失忆paro#
#灵感来自芥川三次元短篇《黄粱梦》#
#大约是个连载以及第一篇正经文#

惟因是梦,尤需真活。彼梦会醒,此梦亦终有醒来之时。人生在世,要活得无愧于说:此生确曾活过。
--------------------------------------------------------------
    我双腿并拢着跪坐在浅棕色木地板上,九月末的天气很好,小银特意拉开了移门,让久卧病榻的我略微感受自然的气息。清脆的叮--叮声于耳边不住响着,抬起头,风铃罩子模样的玻璃盖在秋阳下泛着浅金色的光,上面绘了金鱼与海草的纹样。一根白色细线从风铃正中央穿过,下头系了张紫丁香色的纸片,隐约能看出写了一排字的模样,不用想也知道是“希望哥哥早日康复”之类的话罢。细细品味着四周弥漫着的细致平和,一直在心底埋伏着的愧疚忽然破土而出般强烈了起来--为了让我多活几天,这半年来毕竟太叫小银费心了。

    身后有轻快的脚步声传来打断了我的思绪,紧接着一双温热的手搭住我的肩,传入耳畔的话语里难掩愉悦。

    “哥哥,田山先生寄了年糕过来,我去煮些红豆汤如何。”

    也许是见我无甚反应,她松开手,在我身边跪坐下来,对我尽量灿烂地笑着。

    “暂时想不起来也不要紧的,我们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方才萌芽的愧疚极快地抽枝生长,堵得心口闷疼。明明都要怪我颓废消极,但最为此伤神,整日琢磨着如何叫我振奋起来的却是小银。小银常说我失去记忆后性子温文了不少,于是便有些好奇,从前的我,是否也总给重要的人添麻烦呢?

    “不必担心,我只是有些倦。”

    小银听到似乎放心了些,推搡着我往房间去,嘴里还喃着:

    “那哥哥去休息一会儿吧,等你醒了,红豆汤也就煮好了。”

    衰竭的身体总打不起精神,于是我并不推辞小银的好意,从柜子底层搬出被褥,于地板上铺展开,和衣躺下。

    小银说我以前总梦魇,但自从搬到这间屋子来,我便再没做过梦了。头脑中橡皮反复擦拭间,早已将我带往记忆的荒原。

    小银总试着告诉我曾经的一切,希望能就此唤回我的记忆,我却始终阻止她这样做。表面上只说是想要好好享受如今的平静生活,但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我其实也在努力寻找着那些丢失的东西:无论是梦醒时分于脑中一闪而过的模糊画面,还是心底不知为何的片刻悸动。

    但每当寻到一丝头绪,便会咔嚓一声被某样东西彻底截断。

    我想,那样东西,大约就是我失忆的原因了。
--------------------------------------------------------------
引子摘自《黄粱梦》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