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蓝

表情包/沙雕图选手,今天也在努力朝写手进发!
涣厨曦瑶曦吹
曦瑶曦是本命,但没什么洁癖,甚至还产双璧,杂食党
宋薛/聂瑶/聂蓝/曦澄(!!!)天雷
幸会w
封面是水蓝er给写的

【羡澄羡】梅雨

#羡澄羡cp向烦请自行避雷#
#少年求学时期表白梗#
#高糖!!求你们点进来了就看完吧#
#4k不到短打#
#ooc预警#

——————————————————————



五月中旬,姑苏将将入了梅雨时节。
云深不知处地势高寒,山下早已暑气弥漫,山上依旧凉气刺骨。魏无羡被冻得早不耐烦,这回趁蓝启仁外出,立马伙同江澄寻思着偷跑出去找些乐子。
江澄在云深大多时候虽顾及江家名声安分守己的很,但毕竟少年心性,耐不住魏无羡百般劝诱,被磨不多时便答应了。




他二人进城时,刚下过一场雨。
日头快要移到头顶,空气中隐约能看见朦胧雾气蒸腾而上,扑在脸颊一阵湿热。街道两边枝叶上的雨滴都还新鲜,时不时飞落下来,打在过路人面上发间。青石板凹凸不平的小坑中也满积了水,每当马车飞驰而过时便溅起许多高高低低的水花,惹得路两旁姑娘提起裙摆连忙避让。
离二人不远处一位姑娘正整理衣带,大约是太过入神,一辆马车分明已驶到近前却毫无动作。眼见车轮带起的泥水即将要溅上那姑娘杏色裙摆,魏无羡在这样的场合从不吝怜香惜玉,一把将外袍扯下,手腕一甩一抛,暗紫色的轻薄布料便平展开直直向姑娘飞去,于半空中刚好接住那或高或低的泥点。
姑娘见这一番变故终于回过神来,忙俯身拾起已被地上积水浸得半湿的衣袍,正想要跑去向那位好心公子道谢时,才发觉魏无羡已站在她面前,一边伸出两只手来作势要接衣服,一边笑道:“多谢姑娘帮我捡——”
那姑娘见好好一件衣服此时脏得不成样子,心下本就有愧,又听魏无羡反向她道谢,忙打断他道:“公子说什么呢,应当是我感谢公子出手相助才是。我愚钝,也不知如何报答公子,至……至少让我将衣服带回去洗净再送还到公子家里可好?”
江澄看魏无羡眼珠子小幅度转了转,似乎颇感兴趣的样子,又见这姑娘长相娇俏可人,心下暗骂这厮怕是又要为美色所误,洗净的衣物若真送到云深不知处可还得了?于是连忙赶在魏无羡接话前答道:“这位姑娘,我们二人不住在姑苏地界,此次远行而来有事务需尽快办理,今日便要离开,不劳烦你了。”魏无羡玩味地看了江澄一眼,紧跟着说道:“更何况姑娘这般如花似玉,裙子弄脏了可怎么办是好啊?出手相助是我本分,你非要报答当真是折煞了我。”
姑娘见面前束高马尾的男子面上带笑,七分俊朗亲和三位潇洒不羁,嘴里说出的话都跟抹了蜜糖似的。站在他边上的束髻男子虽长相亦是俊美无匹,言语中也勉强保持着客气,但容色语气都冷峻得很,瞧向自己的眼神活像被拐走了心上人。她给这眼神骇住,尽管有些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虽说如此,白白受人恩德那姑娘心上总觉着过不去,又环视他俩一圈,心下才有了思量,开口道:“二位公子没有带伞吧?咱们江南正是黄梅季节,随时都会落雨的。我婶婶家卖姑苏这儿的油纸伞,不如跟我去挑两把,免得一会儿给淋湿了。”
魏无羡本想要推拒,但余光看到江澄神色,计上心头,拱了拱手顶着江澄冰冷冷目光应道:“姑娘真是心细,那便劳烦领我们过去了。”




姑苏油纸伞果然精致得非同寻常。
魏无羡推开木门,入眼正是挂在墙壁中央的一把浅桃色纸伞。纸伞已被撑开了来,不大的伞面上绘了成片梅红色花儿,但每二三朵色泽又好像有细微不同似的,远看去聚成深浅不一的一簇簇,连花心纤细的金黄蕊丝都瞧得分明。魏无羡一摸腰间,钱袋中似乎还有零星几个子儿,心一横问道:“姑娘,这把花朵纹样的要多少钱?”
那姑娘听了忙应他:“公子对我有恩,若愿意收下作为谢礼就再好不过了。这伞虽不值钱,伞面却也是我婶婶绘了好几日的,送给公子心仪姑娘定然合适。”魏无羡见她态度坚决,自己又囊中羞涩,说了几句好听的笑着收下,转身向门外走去,姑娘见状忙叫住他:“公子!这把伞您打着总不合适,我再给您拿把素净些的吧。”魏无羡半扭过身潇洒地一晃脑袋,说道:“唉!姑娘,我用不着伞,叫雨浇着才快活呢,拿这一把给心上人便够了。”
那姑娘在门前目送魏无羡许久,等到终于走过一个拐角再瞧不见她身影后,沉默了许久的江澄这才终于出声讽道:“你要这花里胡哨的做什么。”魏无羡大笑几声手臂一展勾住江澄肩头,“不是说了吗,要送给我闭月羞花的心上人啊。”
江澄不知为何心头忽有滞涩感觉。魏无羡成天就爱和他勾肩搭背,他早习惯了,但此时被魏无羡揽住的地方却难受得要命。他不愿意叫魏无羡看出异常来问这问那,因而并未推开,只开口回他:“你终日烂桃花一朵接一朵,居然还有心上人,真是稀奇。”魏无羡倒像没听出他话里讥讽似的,眼睛在路边小摊上胡乱瞟着,“嗨,师弟你这就不懂了吧,我是万花丛中过——”他撩了撩飘在额际的碎发,故作风情地向江澄抛去一记媚眼,“——片叶不沾身。”



那姑娘说的当真没错,魏无羡和江澄还没走两步,便感觉到有凉凉的雨丝打在头顶。他二人在莲花坞玩惯了水,本不大在意,不料雨竟越下越大,不一会儿便成倾盆之势,几下就能将人浇个透湿。
魏无羡从来不是怕羞的,见状撑开纸伞,手臂紧箍住想往边上跑的江澄。江澄挣扎了两下无果,低声骂道:“你放开我!谁要撑这伞。”魏无羡偏毫无松手打算,面上还做出一副委屈情态,“阿澄,我这是为你好,你别动啊,师兄都快被你晃得摔倒在地上了。”
雨天里,生了青苔的石板滑溜溜的,着实容易摔跤,江澄拿魏无羡没辙,只好顶着一张冷脸被他半拖半拽向前去。魏无羡平时废话最多,此时却难得安静,仿佛不想把江澄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这儿来似的。他越是这般,江澄越是感觉异常,略微偏了偏头用余光努力看去,这才发现这伞虽精致,却也是真小,绝容不下两名身量快要长成的少年,魏无羡因而把伞几乎全遮在自己这一侧。他方才弄脏了外袍,这会儿只着一件紫色里衣,衣物远离江澄的那一侧已全然被雨水浸成暗沉颜色。魏无羡半张脸上水迹漫布,一眨眼间,水珠子便顺着他纤长睫毛落下来,滑过形状漂亮的脖颈和锁骨,然后消失在衣襟里与他湿漉漉皮肤的缝隙间……
江澄猛得将头转回来止住自己胡思乱想,手上使了力握住伞柄,并不去看身旁那人,只口中说道:“魏无羡你到底会不会打伞,松手,我来。”
魏无羡作势与他争夺几下,力道却轻得要命,几乎是任由江澄拿过伞遮在他头上,比自己偏得只多不少。
“娇花配美人啊,江澄。”魏无羡顿了片刻,接着说道:“这伞你打着好看,我送给你了。”
江澄脑子还有点没转过弯儿来,话却先一步出了口:“你不是要送给你那闭月羞花的心上人吗?”
魏无羡不答他,只说道:“师弟记得真牢。那你呢,要不要?”
江澄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味儿来,心里还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红晕已带着热意漫上两只耳朵。他强压住快要从喉咙口里蹦出来的一颗心,冷哼道:“姑娘家的玩意儿,我不要。”他悄悄去瞥,见魏无羡眼尾几乎是一下子便耷拉下来,两只明亮眸子中都满含委屈似的。
他最受不了魏无羡这幅模样,不忍间手掌小心翼翼地攥紧伞柄,沉默着静待身侧人回复。不多时,魏无羡噗嗤一笑从耳边传来:“不要也没事儿。师兄让雨浇病了,要阿澄帮忙撑伞,好不好呀——”
江澄微一颔首,这便算是答应了,转头去看魏无羡,只见这厮眉梢眼角满满都是狡黠笑意,这才隐约意识到自己好像又双叒被骗取了同情心,按往日定是要大喊一声“魏!无!羡!”,然后跟他闹上几句的。但此刻从心底某处漫出许多不知名却甜丝丝的喜悦,教他神出鬼差般只是将伞又往魏无羡那儿偏了偏,任由他将自己臂膀揽得更近,一张俊脸凑到自己颈间上下磨蹭。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一会儿便再听不到水滴击打伞面的噼啪声响了,空气中满满是新雨过后的干净气味。魏无羡见江澄收起伞换一只手拿着,便去捉他靠近自己刚刚空下来的另一只。江澄不走心地闪了两下,倒也随便他牵。
魏无羡美人在怀很有些得意,连话都格外正经,深吸一口气感叹道:“这样好的天气,总让人想要认真活下去。阿澄你说是不是呀?”
江澄不吃他文绉绉这套,答话一点儿不客气:“呵,调戏小姑娘,收些乱七八糟的谢礼,你可果真是在好好过日子。”
魏无羡一点儿不恼,调笑道:“呦,吃醋啦?”赶在一句“闭嘴”从江澄紧抿唇缝间蹦出来前,紧接着继续说道:“但我今天还和你一起在雨里头散步了,这难道算不上重要的事儿吗?”
江澄被他噎得不知如何接话,好在魏无羡本也没打算等他回答,不老实地轻搓了搓他手指:“咱们去要两坛酒喝吧,在他们蓝家都快憋发霉了。”
江澄冷哼一声回他:“都这个时候了,喝酒回去准过了宵禁时间。蓝忘机本来就和你不对盘,这回还不知道怎么罚呢。”
魏无羡浑不在意地说道:“怕什么呀,我有的是办法对付蓝湛那个小古板。走罢,难得下山。”
江澄笑着嘲他:“你对付蓝忘机?我看是人家蓝二把你治得够呛。”
二人腰间别着的银铃式样相仿,随脚步起落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响,连带着缀在下头的紫色流苏也轻晃起来,其中一人手中的油纸伞上还有水珠顺着梅红色花瓣儿蜿蜒滴落。新雨后天空蓝得透明,阳光没有云彩阻碍,直直倾斜而下,少年人的笑语声便被笼在暖黄色光晕中,渐渐飘远了去。
在这温柔天色里啊,本就最应当同心属之人待在一处。
——————————————————————
交个不怎么好吃的党费()就是想写羡羡表白!!你评论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兄弟w

评论(2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