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蓝

表情包/沙雕图选手,今天也在努力朝写手进发!
涣厨曦瑶曦吹
曦瑶曦是本命,但没什么洁癖,甚至还产双璧,杂食党
宋薛/聂瑶/聂蓝/曦澄(!!!)天雷
幸会w
封面是水蓝er给写的

【双璧】我室友好像喜欢他哥怎么办?

#论坛体羡羡视角#
#双璧cp向请自行避雷#
#表白部分不是论坛体!在最后QUQ#
#夹带双杰私货#
#he!!高糖但非常ooc#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如题,先说一下背景。本人大二学生,学设计的。我室友跟我高中就同班过,只不过我后来转学了,我媳妇儿和他同班时间比我久一点。总之大学又碰到挺惊喜的,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我室友读的是咱学校王牌考古专业,性格属于比较冷的那类,不太喜欢和别人接触,我高中那会儿撩拨他碰过不少钉子,但人其实还不错,挺仗义。
—————————————————————
1楼:今天吹爆羡澄了吗
所以楼主室友跟他哥怎么了?
—————————————————————
2楼:想吃火锅
感觉楼主和他室友有故事(。)
—————————————————————
3楼:阿涣嫁我
@想吃火锅
楼主都说自己有媳妇儿了。你们腐女能不能分点场合,别见两个男的就要凑成一对儿?
—————————————————————
4楼:西湖的水我的泪
@阿涣嫁我
不要动不动上升圈子好吧。看不惯腐女你就别点进男男向的帖子来看啊,曦臣哥哥有你这种粉也是丢人。
—————————————————————
5楼:不过线性代数不改名
现在大学生论坛戾气都这么重的吗……萌新怕了怕了。
—————————————————————
6楼:忘机学长我的爱
话说楼主去哪儿了?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唉,别在贴子里吵起来呀。刚回媳妇儿消息呢。再说到我室友他哥,前面忘记提了,我室友家里有矿,他哥比我室友大四岁,将来要接班的,现在在我们学校经管学院读研二。
@想吃火锅 没有,我和我室友就是单纯的哥们儿。
—————————————————————
7楼:但求一睡江晚吟
霸道总裁攻x冰山高冷受!年上兄弟禁断好吃,有太太写文吗?
—————————————————————
8楼:雷文高手非我莫属
@但求一睡江晚吟
轻一挑眉勾住眼前人尖瘦下巴,看他面颊渐渐染上桃红颜色,往日古井无波的一双眸子愈发迷离,轻声唤着“哥哥”,心弦猛颤狠狠咬住他浅色唇瓣用力啃噬,绵长一吻过后,见他急喘着气,嘴唇红肿异常,这才满意地舔了舔他耳垂,口中低声说道:“我亲爱的弟弟,你逃不开的。”
—————————————————————
9楼:奶茶吾命
我靠!神仙写文出现了!!
—————————————————————
10楼:三八网友
没有人感觉弟弟攻也好吃吗(……)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可能让你们失望了,我室友他哥不是霸道总裁那类。我室友和他哥虽然不是双胞胎,但长得贼像,乍一看根本分不出。不过我室友冷冰冰的,他哥倒温柔有礼得不行,况且又长得好,少说半个经管院的姑娘都是他小粉丝。
—————————————————————
11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就没有人好奇楼主一个直男为什么感觉他室友喜欢自己哥哥吗?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正要说呢,我室友不是考古系的嘛,前阵子被邀请去参加什么实地勘探,结果出了点儿事故,腿上好几处挺严重的擦伤,右手臂还骨裂了。他哥把他接回自己那儿照顾了一阵,之后他恢复得差不离回寝室住了还是三天两头跑来看他,给他检查伤口换换药还有带自己做的营养餐之类。我媳妇儿跟我不在一个学校,所以我平时除了睡觉也不怎么呆在宿舍,都跑去找媳妇儿了。前几天我媳妇儿正好到外地做项目,我难得周末在寝室里宅了一整天,撞上他哥来看他。换药的时候他哥也就是拆绷带擦药绑绷带,挺常规的操作,但他哥那个角度可能看不到,我从他上铺看得一清二楚,我室友两只耳朵红的啊,都快烧起来了,难为他表情还是一派冷静。后来吃他哥带的饭,顺便吐槽一句,我室友家的老年养身饮食我真欣赏不来,乌漆麻黑一盆草,看着压根儿不能吃,不知道我室友和他哥怎么长到接近一米九的。言归正传,他右手当时刚拆石膏还不利索,他哥见状想要喂饭给他吃,他本来有点推拒,被他哥哄了两句几乎就要答应了,不巧这时候有推销电话打到我手机里,我室友突然意识到我的存在,面对他哥伸到他嘴边一筷子菜,脸马上就别过去了。
—————————————————————
12楼:奶茶吾命
噫,给力给气的。
—————————————————————
13楼:阿涣嫁我
但楼主有没有想过你室友说不定只是跟哥哥比较亲?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阿涣嫁我
但我室友到底脸红什么啊……明明只是包扎不是什么肮脏龌龊的事情吧。
前面忘记说了,我室友他哥以前在学校附近租房子,带着他一起住,今年他不知怎么的要求自己住这才跟我一个寝室了。我室友这个人特别爱整洁,连我们学校每张床配的那个缺胳膊少腿的小破桌子都被他收拾得一尘不染,上面除了一盏台灯,就是他和他哥的合照。这本来也没啥,但我偶尔查完寝之后才偷偷溜回来,还能看见他开着一盏小灯坐在桌前面对照片出神,同一张照片翻来覆去看了四个月,跟我看自己手机锁屏上和媳妇儿合照的眼神一模一样,每次听到我开门声音才慌忙抓一本书装作挑灯夜读的样子。我室友家规矩特别多,他这人也古板,第一次见他全然不顾校规家训,结果居然是为了看他哥的照片。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搬出来,看本人不更好吗。
—————————————————————
14楼:但求一睡江晚吟
我感觉其中必有隐情……
—————————————————————
15楼:小火车呜呜呜
也许是因为和哥哥住一起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吧。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小火车呜呜呜
应该不会,我室友看着就是个性冷淡。
—————————————————————
16楼:忘机学长我的爱
话说楼主室友每天靠看跟哥哥的合照度日好深情啊!这对我吃上了。
—————————————————————
17楼:阿涣嫁我
思念家人也很正常吧,楼主是不是想太多了。
—————————————————————
18楼:西湖的水我的泪
17楼哪儿来的杠精,抬出去火化了吧。
—————————————————————
19楼:不过线性代数不改名
还有人记得这本来是一个求助贴吗……
—————————————————————
20楼:今天吹爆羡澄了吗?
只有我感觉楼主跟他媳妇儿超甜吗⁄(⁄ ⁄ ⁄ω⁄ ⁄ ⁄)⁄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今天吹爆羡澄了吗
那是,我跟我媳妇儿是青梅竹马,高中那会儿追了好久才在一起的,可宝贝坏了。
@阿涣嫁我
但我室友他哥一周来看他三四次,一般不至于思念到这种程度吧……
@不过线性代数不改名
没错,是求助贴!
我室友他哥也二十四五了,他们家传统,安排他哥去相亲。他哥好像也没意见,昨天跟一姑娘吃了饭。我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他哥前天来看他的时候说了,相亲对象正好是我高中学妹。要我说那姑娘可真不错,长得漂亮性格也好,还是他义弟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我室友知道了肯定着急啊,虽然一句话没有,但不爽焦灼脸上都写满了。要说他原来是座冰山,现在就是冷冻液氮罐,连我都不理会。
我在想我要不要明示暗示一下我室友他哥,我室友对他……hmmmm……可能抱有比较特殊的情感。—————————————————————
21楼:三八网友
但楼主室友多半是不想让哥哥知道自己心思的吧,说了会不会适得其反,闹得他俩兄弟都做不成。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三八网友
我也担心这个啊,但我室友家特别传统,他哥作为长子肯定要传宗接代的。现在不说开了他哥结婚以后怎么办,难道我室友一辈子守着他哥吗。
—————————————————————
22楼:忘机学长我的爱
说不定楼主室友哥哥结婚以后楼主室友也就慢慢想开然后放下了呢。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我室友这人在情感方面特别执拗。听我室友他哥说,我室友爸妈以前分居,都不怎么管孩子,我室友和他哥就跟着叔叔住,每个月只能见妈妈一面。后来我室友七八岁的时候他们妈妈过世了。下葬以后,我室友还会在原本见妈妈的日子半夜偷跑出去,一个人凭着模糊印象走过五六公里,待在妈妈屋子门口蜷着。他哥第二天找到他的时候指节都红肿了,敲门敲的。抱他回去以后,下个月还是照旧,如此过了一年多,那间屋子住进了新人家,又兼我室友他哥和叔叔百般劝导,这才慢慢消停了。
他哥和他相依为命十几年,况且还是个大活人,他要真决心孤身一辈子守着他哥我感觉也不稀奇。
—————————————————————
23楼:一问三不知
魏……魏哥?!
@江澄
—————————————————————
24楼:莲花坞牌路由器
我靠聂怀桑!!!!!你干嘛!!!!!!
—————————————————————
25楼:今天吹爆羡澄了吗?
是我想象中那个江澄吗()不过为什么要艾特他啊?
—————————————————————
26楼:但求一睡江晚吟
我刚就想说了,咱们M市的大学生论坛/亲兄弟/有家族产业/长得像而且帅/差四岁/一个温柔一个高冷/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从小父母分居/家里做菜的风格很养生
你们真的没有想到谁吗OTZ
还有不净世集团聂总弟弟的名字就叫聂怀桑,他会喊魏哥的人……

—————————————————————
27楼:今天吹爆羡澄了吗?
蓝忘机跟魏无羡确实都在市里最好的Y大念书。
—————————————————————
28楼:江澄
魏无羡你又在瞎管什么闲事?干脆别读设计了,改行当情感博主吧。
—————————————————————
30楼:奶茶吾命
不用猜了,这下完全掉马了。
—————————————————————
31楼:想吃火锅
魏无羡和江澄不是已经公开出柜了吗,这么一说楼主的媳妇儿……
—————————————————————
32楼:今天吹爆羡澄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羡澄is rio!!!羡澄女孩在楼主掉马之前就嗅到这对熟悉的甜滋滋气息了!!!!!!!祝你们9999999!!!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今天吹爆羡澄了!!!
谢谢姑娘,我跟我媳妇儿会一直在一起的。
—————————————————————
33楼:江澄
谁是你媳妇儿,闭嘴。
—————————————————————
34楼:小火车呜呜呜
趁楼主在和媳妇儿打情骂俏艾特完就跑
@泽芜君 @含光君
—————————————————————
35楼:奶茶吾命
@小火车呜呜呜
真的没问题吗……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我死定了,蓝湛看了肯定饶不了我。
@江澄 师妹救命啊(´・Д・)」
—————————————————————
36楼:江澄
说了不要叫我师妹,滚。
—————————————————————
【楼主】:莲花坞牌路由器
好嘞!我这就麻溜滚来你家了,记得给我留碗莲藕排骨汤喝。
—————————————————————
37楼:江澄
没有汤,没有排骨,只有藕。
你爱来不来。
—————————————————————
38楼:不过线性代数不改名
吃瓜看戏。
—————————————————————
39楼:雷文选手非我莫属
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了……
—————————————————————
40楼:梦想一夜暴富
刚爬完记录,mark一下两个小时。
—————————————————————
41楼:忘机学长我的爱
快三个半小时了,忘机学长还好吧(。)
—————————————————————
42楼:泽芜君
谢谢贴子里大家的关心,家弟刚刚睡下。
—————————————————————
43楼:但求一睡江晚吟
所以你们在一起了吗?@泽芜君
—————————————————————
—————————————————————
67楼:三八网友
一整夜过去了,在无数同学期待下泽芜君依然没有回复。
—————————————————————
68楼:含光君
嗯。
—————————————————————
一月的萧瑟寒风中,寝室楼碰巧断电,饶是蓝忘机这种从小泡冷泉长大的一下子也有些受不住。奈何时间还早,不到就寝的时候,只得从衣柜里翻出羽绒服裹着,坐在桌前整理资料。
只是还没理几张,脑中思绪便被搅乱了去。兄长昨天见的女孩子很好看吧,是兄长喜欢的类型吗?兄长是不是和她相谈甚欢一见如故?兄长往日星期四都会来看自己的,今天为什么还不来,是又跟那个女孩子出去了吗?
这样想着,视线便不自觉向桌面上合照飘去。拍照那会儿他还在读高中,穿着学校蓝白间色的夸大校服,比蓝曦臣矮小半个头。蓝曦臣则戴着独属优秀毕业生的金穗子学士帽,搂住蓝忘机肩膀,笑得春风和煦。
他的兄长那么出色又那么温柔,没有女孩子会不喜欢的。
蓝曦臣透过细小门缝向里看去时,入眼便是这样一副场景。自家弟弟如魏无羡描述的那样正面对照片发呆,眼神远远的看不清,只感觉身形在湿冷房间里单薄得很。
他于是推开门,蓝忘机这才慌忙低头摆弄起桌上纸张。蓝曦臣若无其事地笑着走到弟弟身后,脱下羊绒大衣披在他身上,问道:“忘机,整理资料呢?”
听蓝忘机心虚地嗯了一声,蓝曦臣状似无意地环视一圈他房间,指了指桌上相框又说道:“我听无羡说你挺喜欢这张照片的。我们有空再去拍几张吧?”
不出所料,话音刚落蓝忘机耳朵尖儿上立刻沁出小片红晕。他本人却头也不抬,回道:“不用了,兄长那么忙。”
蓝曦臣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蓝忘机指的“忙”是什么,心下不由一阵好笑,拉过椅子在弟弟身侧坐下,“忘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蓝忘机身体骤然一僵,放下手中材料慢慢转过头和蓝曦臣对视,语气平静:“恭喜兄长。是昨天见面的那位吗?”
蓝曦臣笑着揉了揉他头,见蓝忘机脖子一梗明显想躲也假做不知,答道:“不是,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他了,只是还没来得及跟叔父说,所以昨天才会去相亲的。”
蓝忘机小幅度点了点头,说:“嗯。”
蓝曦臣问道:“忘机不想知道我心上人是谁吗?”
蓝忘机声音闷闷的:“不想,兄长喜欢就好。”
蓝曦臣见他这幅委委屈屈却又不说出来的模样心里难受,但蓝忘机正闹别扭,想哄好不可操之过急,只得答道:“好罢。”
他陪蓝忘机坐了一会儿,见弟弟理资料明显心不在焉也不点破,寻思片刻去卫生间取来木梳,走回蓝忘机身后站定,柔声说道:“辫子松了,我重新替你梳。”
蓝忘机低喃了一句:“我自己来。”,素来最疼爱他的兄长却只跟没听到似的,手指几下解开他松松系在发上的抹额。兄长的手很暖和,按在他发顶时头皮隐隐有酥麻感觉,然后随梳子动作,一路顺着脊柱传到尾椎骨。
蓝忘机头发原先就柔顺,蓝曦臣只简单理了几下便将梳子搁在一旁,出声道:“忘机的抹额脏了。”说着将属于蓝忘机的那条塞回他手里,一把拆开自己的,抚平后一圈一圈在蓝忘机被他拢成束的发上绕紧系住。
抹额被蓝忘机托在两手掌心里仔仔细细地看,兄长头发一下散开时泄出丝缕清爽香气,搅得他心烦意乱。正想着,蓝曦臣已经转到他面前,伸手替他别几缕碎发到耳后,说道:“好了。”他顿了顿,“忘机,你知道我们家抹额是什么含义吗?”
蓝忘机只当兄长要责备自己弄脏抹额,尽管端详半天也没找到究竟哪里脏了,但凭对蓝曦臣全身心信任还是答道:“意为规束自我。忘机未保持抹额整洁,知错了,愿自罚家规十遍。”
蓝曦臣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知该不该笑自己弟弟实在是不开窍:“抹额是只能交付给命定之人的,忘机知道吗?”
蓝忘机点了点头。
蓝忘机觉得哪里不对。
蓝忘机发现确实有些不对。
蓝曦臣半蹲下身将一下傻掉了的弟弟搂进怀里,低声又问:“你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吗?”
蓝忘机没有答话,只是顺从地将脑袋埋进蓝曦臣颈窝,蓝曦臣手掌在他背上轻轻拍着,像小时候每次哄他入眠时一样,可靠又温柔。
窗外一轮圆月,窗内美玉成双。
—————————————————————
沙雕水蓝在线发糖,你评论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今天蓝曦臣也装傻了呢()

评论(50)

热度(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