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蓝

表情包/沙雕图选手,今天也在努力朝写手进发!
涣厨曦瑶吹
曦瑶本命不拆可逆,其他大都杂食
宋薛/聂瑶/聂蓝天雷
封面是水蓝er给写的

【太芥】红豆汤(四)

#高糖#
#借着梦境paro满足自己ooc且无脑甜宠的理想#

红豆汤(一)  

红豆汤(五)

   「月が綺麗ですね」
-------------------------------------------------------------
    自受伤后,我在这处疗养地已待了一月余,身上的伤好得七七八八,只是总还有些虚弱,太宰先生便坚持着不许我回去。

    这段日子太宰先生似乎闲得很,统共也只离开出过三四次任务,其他时候都窝在小镇里。我曾问他这样是否太过浪费时间?他只是咧嘴一笑,颇轻松地答道:“这里环境多好,休养生息怎么能叫浪费时间的啦,芥川君真是一点也不懂得享受。……嘛,莫非我被芥川君嫌弃了?”

    当然不是。

    我很乐意,甚至殷切地盼望着他能时刻陪在我身边。

    我羞于给出这样的回答,因而即使并不如何信服太宰先生所谓休假的理由,这件事便就此不了了之了。

    我们暂住在一栋二层小楼中,无论是建筑亦或装修风格都是简单的日式。近日来我与太宰先生的生活起居极规律,晨起在小镇里稍散散步,然后回到住处,我空闲的时候大都用来看书,太宰先生则有模有样地发展起了园艺爱好,不大的院子栽满了叫不出名的蔬菜,先生称他们为“如纯洁处女般从未受过玷污”的洁净食品,因而自第一茬收割后,家中的日常料理也多用这些自栽蔬菜来应付。尽管太宰先生在厨艺上的造诣多有欠缺——或者应该说,做出的料理完全无法下咽,却对烹饪这门学问充满了莫名的热情和自信,经在下多次委婉建议,才终于将菜谱大多改为了简易的沙拉与烤物。

    这般可以絮絮叨叨半天的小事情,在过去一月余中,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不知该不该说是一直盼望着的,但可以笃定,这样安静祥和的生活是在我十八年生命中绝无仅有的了。幼年的担惊受怕,少年的坎坷多舛,青年孑然的匕首身份,都渐渐被生活琐事抹去,变得模糊而不再触目惊心。此般日子仿佛也慢慢磨平了我性格中原本杀人如麻的冷酷棱角。这甚至叫我开始担心,自己康复后,是否还能适应原先的生活。

    刚来的时候还是春天,转眼便入了夏,小镇地处北海道,六月初的时节,并不如何燥热,太宰先生今日却不知为何格外坚持地想要我吹吹晚风。我向来是无法拒绝太宰先生这般盛情邀请的,只好在短袖外又披上风衣,走出房间,与他并肩站在阳台栏杆旁。

    尚未入夜,还是傍晚的时间,天空中云彩的涟漪呈现着杏黄与绛紫色,太阳缓缓西沉入地平线。我凝视着夜空中第一颗星星露出了光芒,月亮也随之显现出来,细长的弯弯的半轮,不像太阳明亮得不容直视,微弱的光仅仅足以点亮镇子静谧的夜晚。我站立着,与太宰先生间并无言语,但两人间的气氛却是叫人舒适惬意的。离开黑手党后,太宰先生似乎也卸下了满是威压的防备,变得颇有些轻佻随意起来。也许是因为互相的身份不同了吧,我想,不再是雇主与杀手,甚至不再是师生,反而更加接近,某种几乎是朋友的关系。

     那我何不,更近一步呢?

     有什么念头从脑子里闪过,心里想着未免太过突兀,口中已经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太宰先生,今夜…月色真好。”

     记得夏目先生说过,想要表达“我喜欢你”,需用“今夜月色真好”,我本以为是含蓄之意,直到此刻站在那人身侧,看着上弦月倾洒下银白色的柔光,迫切地想要将“真好看”告诉那人的瞬间,才忽然理解了夏目先生于话中暗藏的,含怯却热烈的心情。

    于这漫漫人生中,且容我任性肆意这一回。

    太宰先生没有动作,依然漫无目的地眺望着远方夜空。

    我故作自然地不去转头看他,余光瞟到太宰先生的长外套被晚风吹起来回鼓动着,离我那样近,几乎要擦到我同样飘起的衣角,却细看来又总隔着半厘之距,正如太宰先生与我一般,若即若离。

    过分逾越的请求,并不合适的时机,以及两个不可能有更多牵扯的人,这样的结局,意料之中,我大可以承受得住。

    这样想着,垂在身侧的手却忽然被什么带着暖意的物什牵住了,只是松松拉了几根手指,但那人的体温却源源不断地透过两人间的相接处传递过来。 

     “嗯,今晚的芥川君也很美。”

    深蓝泛紫的天幕下,我听到太宰先生这样说。

    早生的金铃子吱吱鸣叫着,流淌闪烁着的是银河,擦过脸颊的是初夏的风,而指尖交触着的,是我和他。

-----------------------------------------------------------

这篇文的脑洞大概就是,芥川被太宰过分伤害之后身体出于自我保护选择了失忆,但他内心深处依然超级无敌托马斯小火车旋转爆炸渴望太宰先生的爱,所以做了一个太宰先生一直待他不错最终接受了他的表白甜甜蜜蜜在一起的梦,醒来之后以为是回忆起了从前的事儿,蜜汁幸福,然后就能开开心心地衰竭而死了(大雾)太宰先生性格的变化在二和三里应该会有更多体现吧x

评论(2)

热度(15)